飞星逐月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大明王朝1566之高翰文 > 第八百六十六章 徐阶讲学开始

第八百六十六章 徐阶讲学开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胡应嘉是五日前离京的。

今日北直隶顺德府已经传来汇报,胡应嘉根据徐阶的面授机宜,果然开局就大获成功。

顺德府上报了九起叫魂巫师案,胡应嘉到场后,立刻翻阅卷宗,组织调查,借此抄家了十几家经营杭州货的府城商人。

可笑这些商人一开始还觉得自己掌握了与杭州的贸易渠道,朝廷不敢做得过分。

谁的钱不是钱呢?灭了这十几家,再组织新人去接洽就是了,大不了东西贵一点。贵一点不更显出身份吗?

胡应嘉处理的方式就是雷厉风行,直接把当地士绅借机侵吞商户的财产合法化了。胡应嘉本人而言,倒也看不上这些士绅。

对于这种传统有理想的文人而言,钱在谁手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稳定。这些跑杭州的商户搅乱的地方秩序就活该被灭。朝廷要稳定就理应与地方传统士绅合作,否则这叫魂巫师案的影响只会越来越大。

当财产被确定归属传统士绅后,自然不可能有新的叫魂,因为没有叫的动力了。

而对于农村,胡应嘉还是出重拳治理的,特别是很多自耕农、佃农以下犯上的诬告之风。

整理的卷宗也表明,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了新学事物恶化了整个大明的社会风气。新学不增加财富,只是把财富从其他地方的士绅家里的地窖里转移到杭州的市面上而已。

新学在用管仲官山海的法子变相控制甚至奴役其他地区。

徐阶看了看胡应嘉的汇报,终于胸中有些成算。一个人笑了笑,又同徐璠一起吸了口福寿膏提神才在徐璠的搀扶中走上灵济宫的讲台。

--------------

来听讲的人特别多,基本上次徐阶下请帖的都来了。张逊肤、李春芳和其他内阁成员非常显眼地坐在了第一排。

中间,还有和尚道士,甚至连司礼监的太监都来了好几位。

外围的学生读书人,更是围得个水泄不通。

太难得了。虽然现在大明讲学盛行,但首辅亲自公开讲学,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好些读书人甚至周边看热闹的直接爬墙头了。

虽然现在流出信息表明徐阶似乎要对儒学对孔子开刀。只要徐阶本人不摊牌,大家也愿意装着不知道来配合表演。

听不听得到内容无所谓,主要是给首辅大人捧个人场。

徐阶本人自然也是乐在其中,大家相信或不相信不要紧,只要读书人为了权力跃升,什么都肯信就行。更何况,徐阶有自信自己的理论,完全是物超所值的。

从今以后,归寂学派便是儒学的理论根基。

“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徐阶以心学四句教开头,让一大群人原本提心吊胆的一下子安抚下来。好些原本都已经为首辅大人想好颠覆儒学的借口,好关键时候英勇救场在徐阁老面前表现一下的,这次是瞎准备了。

“为什么要知善知恶?为什么要为善去恶?为什么我们认为善之为善?为什么我们认为恶之为恶?为什么要区分善恶?为什么我们如此区分善恶?”

原本四句教还是很人性化的,但紧接着徐阶一连串的为什么,让现场所有人都措不及防。

“为什么?”

“为什么要问为什么?”

“思考这些有什么意义,不是瞎耽误功夫吗?”

说实话,儒生在寻根问底这方面,还是非常不习惯的。

正如爱辩经的佛门传到中华崛起的都是禅宗、密宗、净土宗一流了无论哪一宗都是弱化到寻根究底的辩论。禅宗几乎是用偈语替代了辩论。

思考是一个很不友好的事情。现场至少还没进场,只是爬墙头的,好些慢慢退了下去。

“没意思,没意识。”

“还以为首辅开讲要讲些经世济民的道理,结果都是些无用的东西。”

“散了,散了,纯属他们自娱自乐,谁没事思考这些有什么用。”

当然,内场好些人也是不解甚至埋怨的。大家都等着清流领袖指条明路,然后全体大明官民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建设大同社会呢?结果来说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只是在内场,怕得罪了徐阁老,不敢做声罢了。

远处稀稀疏疏的抱怨传到了徐阶耳朵里。内场读书人代表们的表情是瞒不住的。徐璠一幅当场要发作的样子。徐阶一手拽了拽徐璠,脸上却露出效益。

徐阶的计划要成功,必须要一个前提,就是大多数读书人都厌恶思考,只希望有个领袖来指明道路。只有这样将来才能通过摧毁领袖存在的可能性来霍乱大明。

现场除了几个别人。多数人的不解困惑,甚至愠怒反而表明徐阶先前的判断没有错。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