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星逐月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盛赋 > 第六百七十八章 疲惫的烟火

第六百七十八章 疲惫的烟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傍晚。

宇文君清修一整日,眸光清澈,精气神盎然,然伤势并未好转。

无极强者的反噬,岂是能轻易化解的。

门外传来阵阵脚步声,宇文君起身,走出房门一看,才看见是蒲维清提着饭菜来了。

“自己蒸的馒头,还有些小菜,你可以将就一顿。”蒲维清道。

宇文君有些意外,随即微鞠一躬道:“多谢。”

两人来到屋内,蒲维清将热腾腾的馒头和小菜放在桌上,又将一双筷子递给宇文君。

宇文君也并未含糊,一整日没有吃饭,拿起馒头便吭了起来,小菜滋味儿不算可口,但很入心。

蒲维清静静地看着宇文君,一言不发。

他留意到了宇文君体内的伤势,也看出了些许端倪。

蒲维清起身,亲自烧水煮茶,既然是有功之人,便值得蒲维清亲自犒劳。

许久后,宇文君擦了擦嘴,瞥向茶壶,水还未烧烤,一念之间,一道细微的金色光火出现在茶壶下方,片刻间,水开了。

“煮茶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情,无法急功近利,这样煮出来的茶水,不够品高味正,是没有韵味的。”蒲维清徐徐说道。

宇文君却笑道:“形势比人强,我现在想要喝茶,可水还没有开,便只能拔苗助长,其实许多事情都是根据形势来决定的,至于本质是什么,似乎没有多少人在意。”

“除非是有很大的闲情雅致,才可慢慢探寻本质。”

“当然,仅限于俗事。”

蒲维清无奈道:“巧言令色。”

茶香四溢开来,细细感知之下,着实没有多少韵味。

蒲维清小声道:“最近可去过北海?”

宇文君摇了摇头道:“近日诸事繁忙,还未去过北海,再者去了之后,也会让我感到不自在,自从有了小皇月这个师妹之后,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也幸亏很忙碌,故而没有发生相互指责,互相残杀的事情。”

“其实我也不喜欢和女人计较什么。”

“从头到尾,我也很尊重她的决定,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扶摇这座门庭,若是真的沾染了俗气,因果,那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我也希望,可以看见,她往后的伟大荣光。”

蒲维清微微一笑道:“怎么听着酸溜溜的,这不像是你啊。”

宇文君略有失落的低下头,道:“我已不是少年了,只有少年人,才可以随心所欲的去做自己,而今,魔族多出来了一个慕淳,其实力不在魔族武王之下,一场血战过后,我也遭受重创,镇安王亦是如此。”

“神族与魔族的南望城之战,我也很久不曾关注过了,下月十五,又得去一次魔界。”

“北方以工代赈,恒昌宗也得出力一二。”

“秋水郡还有一座恒昌书院尚未动工。”

“诸事繁忙,真的不是说说而已的。”

蒲维清闻言,一脸柔和道:“也不要太累了。”

宇文君愣了一下,道:“这算是长辈的关怀吗?”

蒲维清淡淡笑道:“算是,我只是觉得,若是太累的话,其实也做不好一些事情,更做不到一些伟大的事情。”

宇文君:“……”

“真的谢谢。”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屋外,夜色从四面八方涌来,皇都也点燃了万家灯火。

“我该去岳擘那里了。”宇文君道。

蒲维清道:“你去吧,明日一早,可以去我那里混饭,这一次,你不用洗碗。”

宇文君一笑置之,老一辈的话,有时候可信度不高。

摆了摆手,便一步横渡虚空,来到了岳擘的将军府外。

两位护卫见状,为之一惊,细看之下,才发觉是宇文君到来,不愧是八顾之首,来无影去无踪。

“劳烦通报一声。”宇文君一脸柔和道。

然无需通报,门户自然开启,宇文君突然到访,府内的岳擘也是早有察觉。

一步跨出,来到了中庭。

岳擘独自一人喝着闷酒,桌子上的下酒菜,也只是花生米和牛肉干,至于酒水,也只是寻常浊酒。

正是上一次齐瀚与他分别时,在那家馆子里的酒水与下酒菜。

齐瀚的确是没有死,岳擘也无需伤心欲绝的怀旧。

只是岳擘心中有不祥预感,齐瀚离开皇都时日不长,飞龙骑军便阵亡了一千二,按照这般进展,飞龙骑军早晚都会全军覆没。

不过岳擘见宇文君来了,还是起身招呼道:“若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喝上几杯。”

宇文君微微皱眉,应道:“怎会嫌弃呢。”

落座之后,岳擘将最大的那块牛肉干夹给了宇文君。

“这一次的对手很强吗?”岳擘问道。

齐瀚已经传来一些消息,最主要的消息就是飞龙骑军伤亡巨大。

至于那位魔族主帅的根脚,齐瀚并未说的太清楚,他不在决策层,情报受限,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慕淳是一位从未在过往中出现过的人物。

宇文君脸色黯然道:“很强,镇安王险些败北,人族之中的强者,据我所知,大致也只有顾雍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